国产亚洲精品岁国产微拍_日本免费人成视频播放_国产麻豆videoXXXX实拍_亚洲MV国产MV在线MV综合试

“代筆”著作權之爭

2024-01-17 15:19:53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龔青圍繞“代筆”涉案書籍所實施的各項行為,不宜徑行貼附以“侵權”的標簽

文/秦風

旅游企業家提出旅游IP理念,文旅作家代為著述,結果卻引出了著作權糾紛。那么,該書的著作權究竟歸誰?署名者是否會成為民事侵權的主體呢?法院的終審裁定給出了結果。

署名權是指作者在作品的原件和復制件上標明自己姓名的權利。(圖 / VCG)

毛遂自薦代為著述

龔青是某旅游集團的董事長,該集團旗下涉及旅游咨詢、度假酒店等多個產業,龔青還是某知名旅游網站的創始人。

2016年被稱為IP爆發之年,影視、動漫、游戲、音樂、演藝、娛樂等產業紛紛以IP為核心,構建文化新生態,進而擴展到商業、旅游等領域。作為旅游業的領軍人物,龔青對如何打造旅游IP有其個人獨到的見解。這年3月,龔青口述,記錄人整理,專門在集團網站的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其觀點。該文章引起知名文旅作家章斌的注意,他與龔青成為微信好友。

2016年9月13日,章斌向龔青發微信留言:“如果我給您代筆,一定能寫得更有人情味和趣味。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嘗試給您寫幾篇,看看是否可長期合作?!饼徢嗷貜停骸巴??!?/p>

2016年9月14日起,章斌向龔青發送了兩篇文章。同年10月24日,他又向龔青發送了關于旅游IP的文章。章斌說,這篇文章是受龔青的旅游IP理論啟發而成,并打算寫一本書,請龔青作序。

相隔半個月,龔青向章斌推薦了關于旅游IP的相關資料,建議“再接再厲”。章斌回復:“多謝鼓勵,我會繼續寫下去?!?/p>

2016年12月18日,章斌將寫作大綱發給龔青,聲稱該寫作大綱是根據龔青的思路而寫,詢問有沒有可以合作寫書的可能。龔青推薦了參考書,問怎么合作。章斌提出入職集團下屬公司,他表示:“入職后,我去全國各地體驗旅游IP,邊體驗、邊思考、邊寫作。寫完后的初稿由您來指導修改?!?/p>

不久,章斌入職集團的下屬公司。2017年7月初,公司經理告知章斌,寫作大綱已得到董事長認可,可以動筆了。章斌表示,書籍一旦出版,由董事長單獨署名。

不足一個月時間,章斌就將書籍初稿發給了龔青,并提出讓龔青以作者的名義放到集團會議上進行討論,“這樣,既可以樹立董事長超級IP形象,又可以制造董事長親自撰寫的社會輿論”。龔青回復:“收到?!?/p>

2017年7月29日,章斌在新建的微信群發言:“各位總裁早上好,關于旅游IP,董事長親自寫了近5萬字的書稿。建議集團開會討論,在董事長書稿的基礎上,我們再作補充完善?!?/p>

2017年10月26日,章斌將涉案書籍封面和版式設計圖發給龔青,讓其選擇,可供選擇版式的封面上均為龔青著。11月27日,龔青將書稿修改建議發給章斌,修改建議包含對個別字詞、語句、標點和排版格式進行修改、調整,以及對文中部分舉例和表述以批注的方式提出建議。

預期落空上法庭

書籍于2018年1月正式發行,在業內取得良好反響。2018年8月進行第二次印刷,兩次印刷和發行的書籍,封面及版權頁載明的作者都是龔青。

入職歷時兩年,章斌的薪資水平沒有多大漲幅,這與他的心理預期存在較大的落差。2019年4月24日,章斌向董辦秘書發送了電子郵件:“我給董事長寫了書,讓他成了旅游IP理論創始人,也算是有成績的,麻煩你問問,什么時候給獎金?”等待了個把月不見回音,章斌又再次發郵件催問。仍然沒有得到明確答復。

2020年2月21日,章斌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因龔青提出管轄權異議,同年6月,案件移送徐匯區人民法院審理。

章斌起訴稱其系“旅游IP”書籍的作者,對該作品享有完整著作權;龔青應立即停止侵害其著作權的行為,召回并銷毀署名為龔青的“旅游IP”書籍,并公開賠禮道歉,致歉信在《中國旅游報》等報刊及某旅游網微信公眾號上發布,消除影響。另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的維權費用。

一審法庭上,章斌提出,“旅游IP”書籍系其獨立創作完成的作品,著作權應完整歸屬于其本人。然而,龔青未經許可擅自出版涉案書籍,并在書籍上署名,不但侵害了著作權人享有的發表權、署名權、復制權和發行權,還直接攫取了屬于作者本人應享有的業界榮譽及企業品牌增值利益。龔青應承擔停止侵害、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

龔青辯稱,其于2015年即提出了旅游IP理念,對該理念有其獨到的見解和系統的觀點,書籍并非章斌獨立完成,而是根據龔青的要求對其理念進行整理形成,具有強烈的個人屬性,該書籍的作者應為龔青。另外,雙方通過微信溝通訂立委托創作合同,章斌主動發出為龔青寫書的邀約,并提出具體合作方式。且在商討委托創作的合作細節時,不僅約定合作對價,還對著作權權屬進行約定,章斌為龔青代筆創作書籍的著作權明確歸集團。從開始寫書到2018年1月書籍出版期間,章斌從未就當時到手的薪資金額提出異議,也從側面說明了章斌對著作權的認可。

龔青還辯稱,從雙方的后續行為看,雙方之間形成了代筆的委托創作關系,并且對著作權權屬約定清楚,章斌對該書不享有任何權利。

庭審期間,龔青表示愿意將出版社支付的稿酬4771.22元轉給章斌。章斌撤回了關于召回并銷毀此前所署名書籍的主張。

厘清著作權歸屬是關鍵

法庭歸納雙方爭議的焦點為,涉案書籍的著作權歸屬,龔青是否侵權以及相關民事法律責任的承擔問題。

關于著作權的歸屬,一審法院認為,因構成最終作品的全部表達完成,屬于典型的瞬時行為,且實際發生于2021年6月1日前,故應當適用2010年施行的著作權法進行評判。該法所規定的文字作品,系通過文字形式創作的具有獨創性且可以一定形式復制表現出來的智力成果。

本案中,涉案書籍的文字編排緊扣核心要旨,語句通達,篇章契合且成體系,具有明顯的人為選擇痕跡,滿足了法律對構成文字作品所需獨創性的最低要求,故應該認定涉案書籍構成文字作品??v觀全案事實,章斌系基于自主意識,獨立完成了涉案書籍的創作表達,故相應的文字作品著作權應當歸屬于作為作者章斌本人。

關于龔青提出全書以其視角撰寫,具有強烈的個人屬性,故應享有著作權的辯稱,因該書明顯不屬于記述其個人經歷的自傳,亦非公文報告或講話稿,不予采納;龔青又稱,因其參與創作,亦應享有著作權的意見,鑒于成書出版的全過程中,龔青就表達形成所作的貢獻僅為對個別詞語、語句的調整,錯別字及標點符號的修改等輔助性勞動,遠不足以構成法律所規定的創作表達,相應主張亦不能成立。

龔青還稱,該書籍的核心觀點及整體理念均系其直接提供,故同樣可作為龔青享有著作權的佐證,考慮到該主張明顯有違著作權法僅保護具體表達,不保護抽象思想的基本規則,對此不作贅評。

一審法院指出,基于雙方對委托關系的認同,以及“動筆”前的諸多溝通細節,章斌在多次表達“代筆”意愿的同時,亦提出了希冀作為條件的“回報”等因素,可以認定雙方的互動始終缺乏“要約——承諾”的合同訂立過程,沒有達成過合意。

但是,雙方雖然沒有訂立任何形式的合同,卻可以判定,鑒于一方基于對方授意下完成了全部創作,而授意人又以實際行動接受了相應的智力成果,雙方形成了委托創作的事實。

2010年施行的著作權法規定,受委托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的歸屬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過合同約定。合同未作明確約定或者沒有訂立合同的,著作權屬于受托人。據此可知,委托創作關系的成立,對涉案書籍的著作權歸屬結論沒有影響,龔青相應主張缺乏法律依據,不予采納。

“代筆”本身具有“中性”含義

那么,龔青在涉案書籍上署名是否構成侵權呢?一審法院認為,因被訴行為并非全部是瞬時行為,部分行為持續影響至今,故評判是否構成侵權應適用2021年施行的著作權法。

應該注意到,糾紛的源起、產生均是基于“代筆”背景之下。對于龔青是否侵權的法律評判,必須基于該前提。需要說明的是,在現代商業社會環境下,“代筆”本身具有“中性”含義。

正所謂“法無禁止即自由”,除涉及“資格評定”“晉級選拔”“學歷學位”等少數情形下的“代筆”屬于違反法律、法規的欺詐行為或學術不端行為外,其他場合的“代筆”行為,并不因割裂了真實作者與作品之間的聯系,抑或涉嫌干擾公眾的知情需求,而當然具有可非難性。

倘若從我國著作權法鼓勵作品傳播的角度來考察,尤其對囿于創作條件,時間、精力有限的特定人群而言,通過他人“代筆”方式,將自身的經歷、前瞻、優秀的思想精髓轉化為具體表達加以廣泛傳播,不失為增益智力成果產出,提升社會總體福祉的積極舉措。有鑒于此,龔青圍繞“代筆”涉案書籍所實施的各項行為,不宜徑行貼附以“侵權”的標簽。

根據2010年施行的著作權法相關規定,署名權為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權利。該項權利行使的目的是使作者與創作的作品建立關聯并對外公開表明,同時作者有權禁止沒有參與創作的任何人在其創作的作品上署名。

該書出版前,沒有任何證據可以佐證龔青本人在涉案書籍上實施過署名行為,所謂侵權無從談起;該書出版后,即便勉強將出版社依據出版合同獲得授權情況下,署名行為的法律后果歸屬于龔青,則因章斌以積極作為方式促成龔青與涉案書籍間建立虛假關聯,可視為自甘受害的行為處置。

該行為處置雖不值得提倡,但因未違背公序良俗,亦與公共利益無礙,法院不予干涉,龔青不構成對章斌署名權的侵害。因此,對章斌要求龔青承擔相關民事責任的主張不予支持。

龔青在庭審中明確表示,將所獲稿酬支付給章斌,系對自身權利的依法處分,對此應予以尊重。

2022年1月26日,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依照2010年和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等規定,作出一審判決,確認涉案書籍著作權歸章斌享有;龔青向章斌支付4771.22元;駁回章斌的其余訴訟請求。

龔青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2023年6月,上海市知識產權法院公開了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書。

(文中龔青、章斌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