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亚洲精品岁国产微拍_日本免费人成视频播放_国产麻豆videoXXXX实拍_亚洲MV国产MV在线MV综合试

投資“黑彩”引發的巨額養老騙局

2024-01-19 14:58:52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崔惠芳4月份從趙興芬處騙來的5萬元花沒了,于是再次打電話給趙興芬,準備騙錢

文/天易

因投資“黑彩”需要巨額資金,遼寧一名從事養老保險工作的公務人員,竟然通過編造子虛烏有的養老保險騙局圈錢690余萬元,結果投資的錢打了水漂,人也鋃鐺入獄,真可謂人財兩空。

切莫輕信代辦“社?!?。(圖 / VCG)

投資“黑彩”賠錢

1971年出生的崔惠芳是遼寧省岫巖滿族自治縣(以下簡稱岫巖縣)人,崔惠芳只有大專文化,但卻憑借自己的努力謀到了一份公務員的職業,大專畢業后,一直在岫巖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岫巖人社局)工作。

客觀地說,作為一名公務員,雖然薪水算不上特別高,但養家糊口還是綽綽有余,只要認真工作,勤儉持家,崔惠芳完全可以得到自己人生的“小確幸”,享受幸福的人生,然而崔惠芳與生俱來的一個致命弱點——喜歡高消費,卻使她離這個人生目標漸行漸遠。

崔惠芳自稱其平時喜歡高消費,經常出入高檔飯店和美容美膚場所,動不動就會花幾千上萬元購買高檔服裝、高檔化妝品,要不就是經常外出旅游度假消費,因此每月幾千元的收入總是不夠用,導致她經常會入不敷出。

除了喜歡高消費,崔惠芳還有一個“愛好”,就是喜歡投資所謂的“黑彩”。崔惠芳涉足投資“黑彩”純屬偶然,案發后在被辦案人員問及時,其稱自己也說不清楚“黑彩”是個什么樣的投資,其當時也是收到陌生廣告信息后才參與的。

崔惠芳稱,2019年春節前后,其手機上收到了一個陌生的投資信息,稱如果進行投資就會有高額回報。幾天后崔惠芳又接到一個與此相關的陌生電話,自稱劉琛的業務員在電話里表示,如果做這個投資,可以獲得3到8倍的盈利回報,而且操作程序簡單,只要下載一個App就行。

崔惠芳半信半疑地下載了“黑彩”App,并與劉琛保持聯系。劉琛告訴崔惠芳,只要投入5000元就有資格投資,并建議其試著做做看。崔惠芳表示自己不會用App,于是劉琛就讓其直接把錢匯款給他,由他代為操作,屆時由他跟其結算回報。

于是,在劉琛的慫恿下,一心想暴富的崔惠芳開啟了自己首筆“黑彩”投資之旅,并嘗到了甜頭。崔惠芳把5000元匯到劉琛的銀行卡后,僅10分鐘,崔惠芳就收到了對方匯來的25000元收益。崔惠芳欣喜若狂,于是又追加了幾筆投資,結果很快又收到了數倍的回報。

幾次試水均大幅盈利后,崔惠芳的戒備心理徹底喪失了,她開始迷信起通過“黑彩”賺錢,并夢想著通過“黑彩”發家致富。從那以后,對“黑彩”著了迷的崔惠芳一發不可收拾,手頭只要有錢就會往“黑彩”里砸。但很快她就發現,“黑彩”并不是包賺不賠的,一旦賠起來甚至會讓她懷疑人生。

崔惠芳供述稱,剛開始賺多賠少,但后來隨著自己投入頻率的增加和投資金額的提高,慢慢開始賠多賺少。遇到賠錢的時候,崔惠芳就會向劉琛詢問緣由,對方解釋稱,他們投資的項目也有賠錢的時候,賠錢是所有投資戶平均攤的。

崔惠芳一聽對方有投資項目在支撐著,心里更加有底氣了,于是便繼續加大投資力度,但最終的結果卻是越賠越多,最終陷入“黑彩”圈錢的泥淖里不能自拔。

策劃養老詐騙

因高消費導致的經濟拮據已讓崔惠芳入不敷出,如今買“黑彩”又需要大額的資金,這讓崔惠芳一度反復為錢的事犯愁。然而客觀地說,剛開始的時候她倒沒有主動劍走偏鋒,主動策劃不擇手段斂財的騙局,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在一名送上門來的受害人的“提醒”下,才萌生了以騙生財的想法。

虧了錢自然要追回投資,但錢從哪兒來呢,當崔惠芳在“黑彩”上花光積蓄后,她便開始琢磨如何從別人那里弄錢投資。

經過一番權衡后,崔惠芳想到了利用從事養老保險工作便利籌錢的辦法。崔惠芳供述稱,當時在她需要資金追回投資的時候,正趕上有人找其辦理養老保險,于是其就想到了以幫忙辦理養老保險的名義先把錢收下來用于投資“黑彩”,等賺錢了,再把錢還回去。

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崔惠芳的一個朋友楊其亮給其打電話,請托其給他的親家母趙興芬辦理養老保險,崔惠芳當時在岫巖人社局工作,了解辦理養老保險的政策,能夠給她辦理個體從業人員養老保險,所以崔惠芳就答應幫忙辦理。

崔惠芳稱,當時需要辦理營業執照等各種手續,需要跑好幾趟,所以趙興芬和其老公宗況兩口子來找其辦理,并給了其1.5萬元“辦事費用”。

事情辦成了,好處費也收下了,按說此事就應當翻篇不提了。然而一個偶然的機會,當崔惠芳再次缺錢時,她卻聯想到這件事,并開始動了邪念,準備編造謊言騙取趙興芬的錢財。

崔惠芳表示,2019年4月,其需要大額資金投資“黑彩”和消費,于是就想從趙興芬那兒騙些錢。為了騙取對方的信任,崔惠芳特意編造了一個理由,其通過楊其亮向趙興芬傳話,表示如果給他的個體從業人員養老保險補繳10年的費用,就可以提前退休,而不需要執行繳到滿15年才能退休的政策。

趙興芬一聽,覺得這樣挺劃算,便主動聯系崔惠芳幫其辦理。崔惠芳表示每年需要補繳7000余元,十年總共要補繳8萬元,并表示補繳完后就可以提前10年開支。趙興芬答應補繳,遂于2019年4月9日通過農行卡轉賬,往崔惠芳的農行賬戶匯款8萬元,讓崔惠芳給其辦理補繳養老保險的事。崔惠芳案發后供述稱,這些錢到手之后,都被其用于高消費和買“黑彩”了。

故技重施多次詐騙

2021年4月,崔惠芳又沒有錢了,遂再次預謀以辦理養老保險的事騙趙興芬的錢,崔惠芳這次編造的理由是:可以把趙興芬的養老保險掛在某個企業,這樣退休金比個體從業人員的高,現在退休就可以開每個月2300元的退休金。崔惠芳同時表示,前提是需要往該企業的養老賬戶里補繳5萬元,因為該企業幫員工交了養老保險,員工的養老保險賬戶里都有錢,趙興芬并非該企業員工,所以需要自己交5萬元到企業養老保險賬戶里,證明該企業有她這個員工,等到12月能夠給返回來。4月9日,趙興芬讓其兒媳呂婷分兩次將5萬元支付給崔惠芳。

2021年6月,崔惠芳在4月份從趙興芬處騙來的5萬元花沒了,于是再次打電話給趙興芬,準備騙錢,這一次編的理由是:給趙興芬的養老保險的退休金提檔,能從每個月2300元提高到每個月2700元,但需要再交5萬元,同時騙趙興芬稱這個錢政府是給老百姓的福利政策,還能給補19個月的退休金,到時候就補回來了,而且以后退休金都是按照提檔后的退休金開。趙興芬一聽信以為真,于是又籌了5萬元現金交給崔惠芳。

2022年5月,崔惠芳又沒有錢花了,就想從趙興芬處再騙點錢。5月12日,崔惠芳打電話給趙興芬說,需要將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賬戶分開,需要再交24000元補繳醫療保險,之后才能給開退休金。

趙興芬的兒媳呂婷知曉之前崔惠芳為其婆婆辦養老保險相關的情況,她覺得崔惠芳一次次地找各種理由要錢可能有詐,于是這次她便多了個心眼,提出要崔惠芳把他們一家人辦社保的手續、發票之類的文件給其看一下,崔惠芳答應了。但當第二天趙興芬去找她時,她卻提出先把錢給她,等所有的手續辦完后再提供相關的手續和發票。

呂婷獲悉此事后更覺得情況不妙,在其竭力阻止下,趙興芬這次沒有把錢交給崔惠芳。事后,呂婷向專業人士打聽,對方表示像她婆婆趙興芬這種情況是無法補繳的。趙興芬、呂婷遂以此理由,當面質問崔惠芳,崔惠芳當場向趙興芬承認之前騙了趙興芬,也承認騙了她18萬元,答應還她錢,并請求趙興芬寬限幾日,給其一些時間籌錢,趙興芬同意給其3天時間。然而雙方約定還款時間已滿后,崔惠芳并沒有籌到錢,直至案發。

獲刑十二年

因涉嫌詐騙罪,崔惠芳于2022年7月18日被刑事拘留,8月23日被執行逮捕。

遼寧省鞍山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崔惠芳犯詐騙罪,于2022年11月28日向法院提起公訴。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后,于2022年12月1日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6年12月至2022年6月期間,被告人崔惠芳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能夠幫助辦理社會養老保險,補繳養老保險提前開支、養老保險提檔增資以及辦理事業編工作等事由,騙取被害人趙興芬、黃潔燕等64名受害人共計696.19萬余元,所騙的款項均被崔惠芳個人用于購買“黑彩”、投入電信詐騙賬戶以及日常生活消費等,揮霍殆盡。

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崔惠芳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成立,應予支持。

公訴機關依據法院審理期間偵查機關補充調取的相關證據,將起訴指控被告人崔惠芳騙取被害人黃潔燕65000元變更為35000元,將被告人崔惠芳詐騙所得錢款共計699.19萬元變更為696.19萬元,具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予以支持。

被告人崔惠芳經公安機關電話傳喚到案,如實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可依法認定其是自首,可依法從輕處罰。被告人崔惠芳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可依法從寬處理。

關于被告人崔惠芳第二次庭審中當庭辯解稱對有關被害人的被騙金額中包含其向被害人的借款,以及部分被認定的詐騙金額未實際收到的意見。經查,被告人崔惠芳雖當庭提出上述辯解,但無法提供任何證據予以證明,且與其之前在偵查階段、審查起訴階段、第一次庭審中的多次供述相矛盾,也與被害人的陳述及相關證人證言相矛盾,故其辯解無事實依據,依法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所提起訴指控被告人崔惠芳的部分犯罪數額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應認定為犯罪數額的辯護意見,經查,公訴機關起訴指控的被告人崔惠芳詐騙犯罪數額均有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及相關書證予以證實,并相互印證,足以認定。

另查,被告人崔惠芳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能夠幫助辦理社會養老保險、補繳養老保險提前開支、養老保險提檔增資以及辦理事業編工作等事由,騙取64名被害人錢款696萬余元,均被崔惠芳個人用于購買“黑彩”、投入電信詐騙賬戶以及日常生活消費等,揮霍殆盡,其行為符合詐騙罪犯罪構成要件,犯罪已既遂,至于其有事后返還部分款項、給被害人出具借據或被害人提起過民事訴訟等行為均不影響詐騙犯罪的成立。起訴指控的犯罪數額已將崔惠芳案發前已返還的金額從其犯罪數額中扣除。故辯護人的該項意見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依法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所提公訴機關補充的證據來源不合法,內容不真實,不應作為定案依據的辯護意見。經查,在案證據均系偵查機關依法收集、調取,公訴人當庭對證據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說明,且在案證據均經庭審控辯雙方質證,查實后能夠作為定案依據。故對辯護人的該項意見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依法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所提被告人崔惠芳主動到案,如實供述,符合自首條件,可依法從輕、減輕處罰的辯護意見。經查屬實,依法予以采納。

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外公布本案一審判決結果:一、被告人崔惠芳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十萬元;二、責令被告人崔惠芳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696.19萬元。

2023年5月,一審宣判后,被告人崔惠芳未提出上訴。

(除崔惠芳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3年12月下期

   編輯:周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