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亚洲精品岁国产微拍_日本免费人成视频播放_国产麻豆videoXXXX实拍_亚洲MV国产MV在线MV综合试

“高仿”央企局中局

2024-01-25 14:30:40  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

有的是披著國企名義招搖撞騙,有的則是赤裸裸以融資、非法集資等方式騙取錢財

文/金玉成

嚴格預防和制止假冒國企央企等違法行為。(圖 / VCG)

近期,農業農村部、財政部、生態環境部、科技部、文化和旅游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國資委)等國家部委有關部門,以及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中國稀土集團、中國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等多家央企,接連在官方平臺發布“防詐聲明”。2023年11月29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并曝光一批打擊仿冒混淆、虛假宣傳、虛假登記注冊等違法行為的典型案例,持續發揮以案釋法、教育警示和社會輿論監督作用。

2023年7月以來,已有20多家央企發布打假聲明,公布上百家假冒中央企業名稱、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等信息,揭露違規使用央企名稱標識、冒用央企干部職工身份、開發運營虛假App等行騙方式。據不完全統計,2023年以來被曝光的假冒央企數量已超過千家。

撲朔迷離的350億元項目

2023年6月21日,一份《4GW光伏離網制氫項目EPC總承包招標公告》發布在中國招標投標公共服務平臺上,項目資金為自籌資金350億元,建設4GW離網光伏、配套建設800MW/1600MWH儲能設備,同時購置制氫設備8638臺(套)。該項目的投標文件遞交截止時間為2023年7月14日,整個項目的計劃工期為2023年10月到2026年12月。該公告一經發布就震驚業界,甚至引發不少涉氫上市公司股價大漲。

但很快就有人發現該招標公告有諸多詭異之處。其一,這個發布350億元項目的招標人中某通科技(酒泉)有限公司,注冊資本卻只有5000萬元。其二,中某通科技(酒泉)有限公司成立于2023年6月12日,僅僅9天后就發布招標信息,并且號稱350億元資金已到位,人們很難理解一家新公司緣何有如此雄厚的實力。同樣奇怪的是,如此大體量的項目,當地政府似乎并不知情,在官方媒體報道招商引資的19個氫能、儲能項目中并沒有該公司名頭。

業內人士也對該項目提出了質疑,按照制氫設備8638臺的數據,以目前電解槽常規功率5MW一套計算,8638乘以5MW等于43.19GW,而招投標公告中的4GW不可能帶動43GW的電解制氫項目。但即便有不少可疑之處,行業內依舊將之視為利好,就是因為中某通科技(酒泉)有限公司的股權結構顯示,其是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全資控股的七級子公司。

針對該情況,國家電力投資集團官網發布《關于不法企業假冒國家電投集團所屬子公司有關情況的嚴正聲明》,稱:“近期網絡發布的某4GW光伏離網制氫項目EPC總承包招標,其招標人中某通科技(酒泉)有限公司非我集團下屬公司,其發生的招投標等一切行為和發布的項目均與我集團無關。請社會各界提高警惕,注意防范風險?!?/p>

2023年6月26日,中國招標投標公共服務平臺發布《4GW光伏離網制氫項目EPC總承包終止公告》。6月30日,甘肅省酒泉市肅州區政府發表聲明,公布了與中某通科技(酒泉)有限公司的接洽過程,并通報了就招標公告的核查情況,指出“經過核查,中某通(酒泉)有限公司在未進行項目可行性研究,沒有辦理項目規劃、土地、環評等前期手續的情況下,未與肅州區有關部門溝通,即發布了EPC總承包招標公告,招標公告發布不符合有關要求?!睘榇?,肅州區通知中某通(酒泉)有限公司于6月26日撤銷了EPC總承包招標公告,6月27日該企業申請撤銷了項目備案,肅州區終止了該項目。

當地有關負責人講道:“根據事后研判分析,這家企業可能想先通過招標集資,隨后撤銷項目,具有極大欺騙性?!?/p>

“高仿”央企的生意經

2023年11月23日,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發布緊急聲明稱,近日,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接到反映,有不法分子假冒該公司員工,以“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工程項目部主任陳某”名義參加活動,冒充該公司名義簽署合同,編造該公司領導出席活動信息。而在此之前,央企巨頭中信集團發出“打假”聲明,將33家假借“中信”名頭混跡江湖的造假者予以集體曝光。

通常情況下,冒充央企有三種方式:一是通過偽造公章、虛假證件等方式,偽造工商登記材料,虛構持股關系,這種方式隱蔽性較強;二是在注冊時打“擦邊球”,通過擅自使用央企字號或商標來制造混淆;三是曾經與央企有合作關系,在合作結束后仍然打著央企的幌子。而正所謂無利不起早,“高仿”、冒充央企的局中局背后,有的是披著央企名義招搖撞騙,有的則是赤裸裸以融資、非法集資等方式騙取錢財。

2023年7月,中國葛洲壩集團有限公司及中國葛洲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布《關于公司印章被偽造用于招搖撞騙事宜的聲明》,稱發現有不法分子打著“葛洲壩”旗號,通過偽造公司印章等方式對外簽訂合同,實施招搖撞騙。同時聲明兩家公司未實施“古田一路土石方裝載運輸項目”及“黃河流域生態環境治理項目”,項目相關合同、協議等文件中加蓋的“葛洲壩”相關印章均系不法分子偽造。凡是打著“葛洲壩”旗號,通過偽造印章、假冒公司員工等手段對外簽訂合同、收取保證金等行為的,均與兩公司無關。

而現實生活中也發生過不少以項目招投標為誘餌,實施收取施工、設備企業的保證金、誠意金等不法行為的案例。據報道,有個項目的保證金被收了2000萬元之巨,之后卻發現項目根本不存在。

除收取保證金、誠意金之外,還有一些是以央企這塊“金字招牌”來背書,進行非法融資。比如2023年2月,華潤(集團)有限公司發布《關于不法分子冒用華潤集團名義行騙的嚴正聲明》稱,有不法分子冒用華潤集團名義自行建立網站及開發App客戶端“華潤集團”,通過發布“華潤怡寶”“華潤置地”“華潤啤酒”等高額回報理財項目以及養老保險等方式進行非法融資。此行為嚴重侵害了集團商譽,構成侵權,更是蓄意欺詐,損害公眾利益,涉嫌刑事犯罪。

而在2022年年底,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了一起非法集資案。案中,一家偽央企利用偽私募產品以供應鏈金融的形式非法集資近80億元,造成1400余名投資者實際損失38.22億元,人均損失260萬元。最終法院宣判,被告單位中鐵中某供應鏈集團有限公司犯集資詐騙罪判處罰金1億元;被告人孟某、岑某均犯集資詐騙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假冒央企緣何屢禁不止

多年以來,假冒央企名義行犯罪之實的問題一直困擾著相關部門。這些亂象背后有復雜的原因。

一是歷史遺留問題。多年來國企改革、混改合作帶來法人戶數多、法人鏈條長、管理層級多、機構臃腫、管理效率低等問題,雖然2016年11月23日國務院國資委印發《關于中央企業開展壓縮管理層級減少法人戶數工作的通知》明確,力爭在3年內使……法人層級10級以上(含10級)的企業減少3至5個層級,企業法人戶數減少20%左右,但問題并沒有清理到位,而市場上假冒的一種常規做法就是選擇成立年代久遠的全民所有制企業作為掛靠方,之后偽造注冊材料包裝其國資背景,進一步注冊成為集團公司。

二是形式審查標準降低。我國工商登記機關對于公司設立、變更登記一般采取形式審查標準,并不審查材料真實性,當事人須為自己提供的材料真偽承擔法律責任。一些不法分子就以提供虛假材料的方式,故意選擇看似央企國企的名稱進行虛假登記,以期混淆視聽。

三是真假央企國企難以鑒別。很多國企的層級架構復雜,對外投資信息繁雜,加之內部監管不嚴,信息不對稱、不透明,使得許多企業假冒央企國企的行為難以被發現。

四是黑色產業鏈為虎作倀。雖然面臨嚴打,但依舊有不少中介機構參與到打造假央企過程中,構成了隱秘的黑色產業鏈。有不少黑中介對多家國企明碼標價,稱少則花費80萬元,多則400萬元,一家公司就能戴上國資帽子。與之對應的,是一些央企的多級子公司為了利益,隨意接受掛靠,比如有媒體曝光某金融央企“三掛四”(指央企三級子公司下,掛靠一家四級子公司),“管理費”為180萬元一年,“四掛五”則只要130萬元一年。而被掛靠的國企管理十分寬松,不干預掛靠公司經營事務,只是每年按時收取“管理費”。

央企和相關職能部門并沒有熟視無睹,從2021年開始,央企就開始集中打假。當年10月,國務院國資委網站上發布了第一批央企公告的假冒國企名單,隨后的2022年9月和2023年4月,其官網上又分別匯總發布第二批、第三批假國企名單。三批名單總計曝光了823家假國企。

針對企業名稱假冒國企央企亂象,不久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頒布第82號令,修訂出臺《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實施辦法》,該辦法自2023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嚴格預防和制止假冒國企央企等違法行為,嚴厲禁止“使用與國家重大戰略政策相關的文字,使公眾誤認為與國家出資、政府信用等有關聯關系”“提交虛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詐手段進行企業名稱自主申報”“故意申報與同行業在先有一定影響的他人名稱(包括簡稱、字號等)近似的企業名稱”。規定對企業名稱冠以“中國”“中華”“中央”等字詞的,按照法律法規規定從嚴審核。

【案件警示】

當前多家央企通過發布打假聲明,公布假冒央企名稱等方式無疑可以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但要實現治標治本顯然還需要多措并舉,構建協同懲戒機制。其一是企業名稱登記管理方面,要落實好修訂后的實施辦法,對假冒國企央企等違法行為強化實質性審查,對虛假注冊等行為加大懲治力度。其二是規范招投標流程,發布方應切實履行好審核職責,對于名稱存疑、身份存疑的,要通過去函去電核查,禁止擅自、違規發布招投標項目,對沒有認真審核,刻意放縱、放任發布的,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其三則是要降低準入門檻,讓更多的民營企業能夠有更多與央企國企同臺競爭的機會,避免掛靠亂象而引起的假央企糾紛。此外,地方政府、相關企業也要擦亮眼睛,在加強鑒別力的同時,做好盡職調查、切實防范風險。


文章來源:《法制與新聞》雜志2024年1月上期


   編輯:周潔萌